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传来,她好奇的走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2
  • 来源:2017天天拍天天看视频_亚洲天天拍拍免费视频_夜夜橾天天橾b免费视频

  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传来,她好奇的走去。

  发现是卓曜彻在张罗早餐,亚-难掩诧异的神情。天晓得那可是她身为私人女佣的份内工作。

  卓曜彻一见到亚-,自然而然便走向她,“早!”右手搂住她的同时,顺势在她额头上烙下一吻,态度自然而熟练,仿佛他每天都是这么做的。

  突如其来的拥抱跟早安吻让亚-为之一怔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虽说她是隐约察觉到两人的关系起了变化,但是以眼前的情况看来,也未免变得太快了些。

  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卓曜彻的语气自然而亲昵,仿佛两人是一对相恋已久的爱侣。

  “嗯。”亚-只能傻傻的点头。

 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卓曜彻微微勾勒起嘴角。

  打从昨天抱她,发现她居然没有反抗,他便知道自己做到了。

  几天的相处下来,她已经在无形中慢慢接纳了他,这便是为什么今早他在态度上会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原因。

  之前为了留住亚-,不想让自己的躁进吓到她,卓曜彻才会刻意收敛。

  如今,既然确定亚-心里有他,卓曜彻自然没有必要再掩饰自己的意图,大可大胆的出手。

  “过来喝热牛奶,能让你的身体舒服些。”他将她往椅子上带。

  亚-只能被动的接受他塞给自己的热牛奶,跟涂了奶油的吐司。

  嘴里吃着早餐,她听到卓曜彻问起,“今天肚子还会不舒服吗?”

  亚-得承认,大清早跟个大男人讨论如此私密的事,确实让她感到不自在。

  “好多了。”回答的同时,她佯装专心的吃着早餐。

  听到亚-这么说,卓曜彻一脸开心。

  今天他得去上班,而他不想将她单独留在家里。

  用完餐,两人相偕出门,亚-才开口跟他索讨车钥匙,得到的回答却是——

  “你不是司机。”

  她眉毛一挑,当然明白卓曜彻话里的含意,就如同她所感觉到的,两人间的关系出现了变化。

  话虽如此,亚-心里的矛盾依旧,“我是司机。”她嘴巴上硬是不肯降服。

  基于对她的了解,卓曜彻哪里会听不出来她说这话泰半是赌气的成分居多,倒也不急着逼她,反正只要他认定就行了。

  最后,亚-仍旧被送上驾驶座旁的位置,卓曜彻则坐在驾驶座上。

  他此举无疑是在宣示,从今以后,亚-再也没有机会为他开车,以及他将正式在她生命里扮演专属司机的角色。

  就这样,不论亚-口头上承认与否,卓曜彻都已经以实际的行动确立了她的新身分——卓曜彻的女人。

  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  虽然亚-迟迟不肯松口,但是在态度上,也渐渐习惯了卓曜彻的亲昵。

  对于他三不五时的搂搂抱抱,她并没有明显的推拒。

  甚至,偶尔兴致一来,她也会主动跟他撒娇,通常这种时候,卓曜彻脸上的笑容会特别明显。

  像现在,难得的假日,卓曜彻原想带亚-出去走走,可惜佳人不赏脸。

  反倒是亚-兴致一来,居然主动提议要帮他剪指甲。

  卓曜彻得承认,有时他确实猜不透亚-心里在想些什么?

  反正只要亚-高兴,他通常不会有太多的意见,更何况,他也乐得享受她的服务。

  亚-坐在卓曜彻怀里,小心翼翼的为他修剪指甲。

  “你不要乱动喔,否则不小心剪到,我可不负责。”她边剪边不忘恫吓。

  “那我不就损失大了。”卓曜彻玩笑道。

  亚-停下动作,回头驳斥他,“什么叫损失大了?我可是分文未取,好意的帮你耶!”她看着卓曜彻的眼神仿佛在指责他不知感恩。

猜你喜欢

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传来,她好奇的走去

听到厨房里有声音传来,她好奇的走去。发现是卓曜彻在张罗早餐,亚-难掩诧异的神情。天晓得那可是她身为私人女佣的份内工作。卓曜彻一见到亚-,自然而然便走向她,“早!”右手搂住她的同

2020-03-03

卓曜彻发现,他越来越注意亚-的一举一动。

卓曜彻发现,他越来越注意亚-的一举一动。近来,他的视线常不自觉的绕着亚-转,这样的情况让他非常不安,情绪也变得异常烦躁。随着对亚-的感觉越来越复杂,卓曜彻也变得越来越不稳定,而

2020-03-03

还不走!"恨不得立刻从他面前消失的恩喜再次催促妹妹。

还不走!"恨不得立刻从他面前消失的恩喜再次催促妹妹。"要是逸群也这么帅就好了。"俞恩乐舍不得的又回头看了一眼。原本就得意的柴聿京一听,顿时膨胀得更加厉害,认定恩喜这下应该已经清

2020-03-03

不论花多少代价,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。"

不论花多少代价,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。"恩喜狂奔的身影也刚好从他眼前掠过。即便只是惊鸿一瞥,柴聿京仍眼尖的认出她,"停车!"突然接获指示的司机急踩煞车。不等司机询问情况,他又下了

2020-03-03

为什么来做这么粗重的工作?”韩冀允语带质问。

为什么来做这么粗重的工作?”韩冀允语带质问。“不会的冀允,助理的工作很轻松。”祈央本能的安抚。“这叫轻松?”他指着散落一地的卷宗。“我只是一时没注意到。”“把工作辞了。”他根本

2020-03-03